每天都在書荒的雪

blbg通吃,歡迎大家推文,但是基本不吃拆逆,全體親情友情ok

明唐 這是(全程對話體)(下)

這部分是安史之亂和戰亂後明教一個人走過當初說好要一起去看的美景,建議配合之前的腦洞食用,預警:這是刀這是刀這是刀




  "...小鱼..."

  ".....什么事?...."

  "虽然战后可能破破烂烂的,但是应该还有些地方保存下来,要不要...继续看没看完的部分..."

  "当初说好要去看三生树的..."

  "(露出危险)我答应你的事,哪一次没有做到?"

  "明明就很多,像是...(被狼牙的冲杀声打断)

  "(拿起弯刀)走吧,把这群狗东西打回去"

  "(拿着弩跟在身后)"

  这是,一次战时的闲聊。

  

  

  "小鱼,把弯刀给我,这个据点也被狼牙发现了,我双修明尊琉璃体,可以帮你们多争取一点时间"

  "不行,你根本就已经没体力了,连拿刀的力气都没了吧!"

  "总要有一个人断后,我是最适合的人选,所以..."

  "我去!"

  "小鱼..."

  小鱼没有帮明教拿放在门口的弯刀,而是缓缓走近明教,拿下一直戴在脸上的面具,那是明教第一次看到小鱼完整的脸。当两张嘴的距离成为0时,明教感觉手臂一股刺痛,然后无法抵抗的昏厥感袭来。

  "(大意了,虽然单修鲸鱼,但毕竟也是唐门)..."

  "(将手中的面具放入明教怀中)(转身前往战场)"

  这是,第一次看见对方完整的脸,

              第一次明白对方的心意,

                    彼此之间,最后一个吻。

  

  

  "本来按照规定,是要将面具带走的,不过既然是那孩子的决定,面具你就留着吧"

  "......谢谢......"

  "如果当初...算了,最起码,你让那孩子看过很多美景了。"

  "(望着唐门离去的背影,小声呢喃)...那怎么够呢?"

  这是,一次无人听到的,明教内心的悲鸣

  

  

"雪山真冷,一直生活在蜀中的你一定不会适应。我?我告诉你,大漠晚上可比这冷多了"

"其实万花的门派名字是因为这片花海吧!有机会带你去看看其他地方,虽然没这么多花..."

"这就是三生树,是不是超美的,你站远点,我给你看个东西"


这是,和那未舞完的朝圣言一同消失的,无人知晓的...


明唐 這是(全程對話體)(上)

先預警一下吧,這是之前那篇腦洞的詳細補充,不過我文筆不太好,就不寫詳細折騰自己了,只看(上)的話這是一篇甜文的


  "呦!小唐门,你叫什么名字啊?"

  "....(怎么办,师姐没说被问名字要不要回答,他知道我是唐门,应该,大概或许,可以回答...吧)..."

  "难道是小哑巴,算了,小哑巴,下次见啰!"

  这是,最初的相遇。

  

  

  "呦!小哑巴,我们有见面啦~"

  "......不是"

  "你说什么,风太大了我听不清楚耶~"

  "(明明就没有风!)不是哑巴"

  "可是你不告诉我名字,又不说话,我只好叫你小哑巴啰"

  ".....唐小鱼。"

  "原来是只小小鱼啊~"

  这是,初次的交流。

  

  "小~鱼~儿~,没想到又碰见你了,不过每次都是在巴蜀这,该不会...小小鱼你还没出过这块地吧?"

  "......."

  "看来我说对了呢,我告诉你,大唐可是有很多好看的景色呢!例如万花的花海、纯阳的论剑锋.....,非常多。不过我觉得最好看的,是我们明教的映月湖和三生树,那可是好多人喜欢向情缘告白的地方。"

  "(越听眼睛越亮)"

  "(突然想到一个有趣的计划)这样吧,我看小鱼你也很感兴趣的样子,要不要和我搭档啊,有些任务多人比较好做,可惜其他人要么有搭档要么我看不顺眼。"

  "(犹豫中)"

  "和我搭档就可以带你去看那些美景喔"

  "(眼睛一亮)成交!"

  这是,最初订下的小小的约定。

  

  "你什么时候才能摘下那个面具给我看啊?"

  "师姐说,面具不能随便摘给外人看"

  "难道我是外人!!"

  "可是,这样一说就摘不就是'随便'吗?"

  "...(唐门的师姐妳辛苦了,小鱼的重点总是和他人不一样,一定废了你不少心思吧)...那这样吧,我们最后一站就定在三生树,我,会在那为你舞一曲朝圣言,作为交换,要让我看你面具下的样子。"

  "好。"

  这是搭档时作出的,交付半生的约定。





  这边说明一下:

  小鱼有:面具下的脸除了亲人就是爱人能看的认知

  明教有:非战斗用的朝圣言是告白用的认知,但是他们两个都不知道对方的想法,所以算双向暗恋)


  




這是剛剛弄出來的腦洞,之前發過群裡,好像沒什麼人被捅到,應該是不虐的,意思意思預警一下,是刀


貓是遊走江湖的大老貓,某天遇到一隻剛被放出堡的萌新炮,感覺特別有趣,就上去撩,萌新貓就這麼被撩走了。

(之後大老貓有被護短的唐師姐追殺過,剛放出堡做任務,天真可愛的炮炮就這麼被拐了)


萌新炮之前一直在堡裡訓練,沒有看過外面,所以什麼都超級好奇。堡裡為了照顧新人,也不會給要跑比較遠的任務,所以對大老貓口中萬花的花海,純陽的雪山,明教的三生樹等等美景特別嚮往。

大老貓覺得撩到的這隻炮武力高強卻天真,太符合他的胃口了,所以就一直跟著,甚至約好帶炮去看那些美景


後來,安史之亂爆發,貓和炮也上前去殺狼牙,大約是一次戰鬥中還什麼的,休息的營地被攻擊,剛從戰場下來的大佬貓體力還沒恢復,就被已經長大的萌新炮打暈跟後勤一起送走,醒來時知道萌新炮已經死了,懷裡放著萌新炮一直戴在臉上的獨當一面。

其實以前大佬貓就想看炮面具下的臉,不過炮被叮嚀過不能隨便在別人摘面具。

被打暈前是大佬貓第一次看到炮的臉,也是最後一次


之後安史之亂結束,江湖上出現一位帶著唐門面具的明教弟子,這位明教弟子一個人爬上純陽的雪山,一個人看過萬花的花海,一個人走過大漠,最終因為戰亂時留下的內傷爆發,死在明教的三生樹下


內傷的原因是大佬貓當初在炮死後,受傷都是隨便包紮就又上戰場,完全是戰鬥在第一線


還想過開頭是小明教遇到坐在三生樹下的帶面具人士,聽他說故事,因為小明教的樣子讓大佬貓想起萌新炮


"小魚,這次你又被我救了呢~"

"你等著,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贏過你的"

這是搭檔任務時,一個小小的調侃和炸毛


"嘿嘿,這次輪到我救你了吧!"

"(昏迷中)"

這是戰亂中,一次沒有回應的...


"雪山真冷,一直生活在蜀中的你一定不會適應。我?我告訴你,大漠晚上可比這冷多了"

"其實萬花的門派名字是因為這片花海吧!有機會帶你去看看其他地方,雖然沒這麼多花..."

"這就是三生樹,是不是超美的,你站遠點,我給你看個東西"

這是,和那未舞完的朝聖言一同消失的,無人知曉的...


找漫畫求助

占tag抱歉

想找一篇太中漫畫,內容大概是小時候的太宰被醫生帶回去,然後遇到小時候的中也,那時候中也還不太會控制自己的異能,有一幕是小中也碰花然後被散落的花瓣包圍的畫面,超美之後小太宰就抱住中也,說我們合作之類的話。

拜託各位大大幫忙

王:AIBO,這個是...?

表:這是月見團子喔,另一個我

王:(拿起一個試吃)好甜!

表:(遞出一杯水)哈哈哈

王:(接過水)怎麼突然有這個?

表:今天是十五夜阿,可以看到很漂亮的月亮喔!而且...

王:?

表:也是中國的中秋節,聽說在這天,有團圓的祝福..之前太混亂了,都沒有好好說"歡迎回來"....所以...

王:(愣住一下)(笑了)恩,我回來了

-------晚上,表和王坐在屋頂上----

表:幸好是個好天氣,月亮沒有被遮住

王:嗯!確實

王:AIBO

表:?

王:(仰頭看月亮)(溫柔的微笑)月色真美阿~

表:(臉紅)(偷看王)嗯!真美阿







其實我只是想看王樣說月色真美而已~~

本來是文章的,但我卡開頭所以直接搞成對話體了

問題來了,王樣知道他已經告白了嗎?(搞事的微笑)

【旅途】第一章

游戏只觉得自己晃了一下,脚底就传来踩在草地上的触感,他马上知道自己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当游戏睁开眼睛,广阔的草原和直通天际的巨木都被他忽略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那个人身上。

“另一个我!!"游戏放开为了移动而牵住的手,迈开脚步跑向亚图姆。

“AIBO!!!!!”亚图姆抱住扑向自己的游戏,紧紧的,像是终于找回失去重要事物的迷途之人。


手可以碰触到对方,耳边能听到对方呼唤的声音,紧贴的胸膛可以感觉到另一颗同样激动的心不断激烈跳动。

“不是梦,这不是梦,我真的见到你了...."哽咽的声音和无法停止的眼泪令亚图姆更明白当初自己的离去究竟造成多深的伤,他知道他的AIBO很坚强,也相信他能站起来继续前进,之前那短暂的相见也证明他没错,亚图姆唯一没有想到的,是他所留下的伤痕有那么深,深到那灵魂的恸哭可以传进游走于世界之外的少女耳里。亚图姆什么都没说,只是在游戏哭累后,用手指擦去他眼角的泪,脸上带着游戏十分熟悉的,温柔的微笑。


他们彼此之间还有很多想说的话,有很多想分享的事.....

“咳咳"旁边传来的咳嗽声打破了他们的两人世界,游戏突然想起不是只有他们两个在场,害羞地用手遮住脸,只是从指缝和那羞红的耳朵,证明用处不大。

“不要着急,你们还有很漫长的时间"少女带者笑意地提醒只是令游戏更想把自己埋起来。

“好啦,先让你明白一些事,不然是无法做出选择的"少女轻轻地游戏的额头一点,和那轻柔的力道相比,则是宛如大海般的资讯冲进游戏的脑中,神奇的事,游戏却不觉得胀,就像吸水的海绵,轻而易举地能明白脑中所出现的资讯。


亚图姆看着沉浸在资讯里的伙伴,想起少女来找他的时候。

“法老王喔,想见你在现世附身的人-武藤游戏吗?"

“你是谁,侍卫....."亚图姆转头看向应该在第一时间拿下眼前不明人士的侍卫,却发现他们只是一如往常地守着,甚至在他看向他们时,身旁的侍女还询问有什么需求。亚图姆马上反应过来,眼前的少女是常人无法看见的存在。他挥退众人,包括刚刚正在和他汇报的各位神官。

“你想要什么?"即使努力保持冷静,但少女那神秘的,连千年神器都无法看见的姿态,以及少女口中的人名,都让亚图姆十分焦躁,额头缓缓浮现出赫鲁斯之眼。

“看来不先让你理解,无法进行沟通阿"少女和赫鲁斯之眼对视,亚图姆只觉得像是被什么巨大的东西撞击,要不是他的灵魂足够强大,或许... ....。

撑过那股可怕的疼痛后,亚图姆已经明白眼前的少女是什么、有什么目的、加入冥之后会变成什么样的存在,他只有一个想法:"我来代替伙伴不行吗?他的代价由我来付。"

少女睁开和赫鲁斯之眼对视完就闭上的眼睛,看向亚图姆,就像看到一个说笑话的小丑。

“被我听见的是武藤游戏,若非你是他的愿望,你根本无法看到我,法老王阿,你以为你能代替武藤游戏吗?对我而言,你没有任何价值。好了,回答我的问题吧,伟大的法老王阿。"

“我......"


“另一个我。"熟悉的呼唤打断了亚图姆的回忆。

“AIBO,有觉得不舒服吗?"想起当初的体验,虽然游戏看起来不会痛,但是亚图姆还是担心的询问。

“完全不会!感觉就像..自然而然就知道的东西。"


“那现在你可以做出选择了"

“我....."听到少女的提醒,游戏却看向自己身边的人,亚图姆马上明白自己这个太过温柔的半身在想什么,他双手捧住半身的脸,低下头和他额头贴着额头”不要担心,那也是我的愿望,'想永远和你在一起',当初我食言了,但是我的心一直没变过。"

“另一个我......"


带着从亚图姆那获得的支持,游戏看向少女,他知道,如果自己同意,那将成为被时间抛弃的存在,只能看这自己的好友走向所有人该有的结局,而自己永远不变,但是.....游戏握紧了亚图姆的手,如果是和亚图姆一起的话.....

“我同意了。"

“太好了!"少女露出开心的笑脸,然后不知从哪掏出一堆东西。

“这个"少女塞了一个平板给游戏”你可以用它和朋友视讯,毕竟之后就要出发去其他世界了,可以用它报平安,还有....."

游戏手里抱着少女塞过来的一堆东西,但而多还是从少女那喋喋不休中捕捉到一些他很在意的词。

“等等,现在就要出发去清除'扭曲'吗?"

“不是喔"少女指了指从刚刚就一直沉默,甚至看到手忙脚乱的游戏都反常地没有上前帮忙的亚图姆,游戏放下遮住他视线一堆物品,却看见想当初一样,半透明的亚图姆。

“耶..怎么...另一个我..."

“唉~"看着慌乱得快哭了的游戏,少女叹了口气,再给了一些力量给亚图姆,本来只能看者的亚图姆马上握紧了游戏的手

“如你所见,他毕竟是我从冥界带来的,只有一个灵魂而已,刚刚借了他一点力量让他可以实体化,力量用完自然就回复原状了,所以才要你们到其他世界啊,毕竟这个世界声与司的界线还是很清楚了,不过其他世界复活这种钻漏洞的行为还是可以的,啊!!差点忘了"少女举起手,周围的光芒聚集在他的手上形成游戏非常熟悉的样子。

“千年积木......”

少女把积木挂到游戏的脖子上:”这就当是锚吧,只有灵魂的穿越还是危险了点,有这就不用担心了,一体双魂的情况你应该很熟了吧

”嗯!"

“那就出发吧"随着少女话落,突然一个洞出现在游戏和亚图姆脚下,游戏只来得及抓住联络的平板和握紧亚图姆,在坠落的过程中还能听到上面传来的喊话

“记得先去找爱德华˙爱力克喔。"


TBC.....






我終於打完這一章了,接下來度蜜月(劃掉)旅遊(劃掉)找身體材料之旅可以開始了


找文求助

想找一篇lof文,大概劇情是王樣遇到魔王 本來準備玩黑暗遊戲,沒想到突然感覺半身受到傷害,嚇的兩人馬上去關心自己的夥伴

一些關於[旅途]中暗表稱呼的補充

本文时间在剧场版后,所以他们之前已经见过一次(详见剧场)
  因为剧场没有放出对话,所以我私设了,
  剧场的见面有以下两种对话:
  
1.表:另...亚图姆...
    王:虽然已经找回名字,不再是"另一个我",但我还是想叫你aibo呢(温柔苦笑)
    表:我...我也是,你一直都是"另一个我"

  2.王:aibo(温柔的笑)
   表:另一个我
虽然我们分隔两地,但是还是彼此最重要的人,曾在一起的默契让听到对彼此的称呼时明白这件事

  虽然不太一样,但共同点就是虽然王样在战斗之仪说我已经不是'另一个我',但他们还是会用aibo和另一个我称呼彼此
  
  
  剧透
  
  对于冥(少女预定称呼)的"你想见xx吗"的问题。
  aibo原本是要喊另一个我,但是因为对方说的是法老王,所以他觉得喊亚图姆比较清楚是指谁。
  王样的话,虽然已经因为aibo而温柔许多,但是他还是'王',一个不明人士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还说到最重要的aibo,甚至还问出"想见他"这种完全是补刀的问题,根本是在王的底在线跳舞,所以王炸了就是理所当然的。

旅途:序章

下一章,下一章就让他们见面,


声明:角色是高桥的,OOC是我的






在一片一望无际的荒芜之中,只有两名少女突兀的站立在空中。


"你就答应我嘛~"黑长直的少女向另以为少女开口,似乎在拜托什么。


  另一位少女只要是知道dl的人都知晓-'黑魔导少女',但黑魔导少女脸上面无表情,完全不像以前活泼的样子。


  那也是当然的,这里是世界的中心,唯有世界意识可以出现在这。


"不过你还真喜欢这个形象耶"黑长直的少女看'黑魔导女孩'都没理会自己,决定换个话题,反正今天没有达成目标她是不会离开的。


"这孩子在决斗怪兽中也是较有灵性的存在。"


"那为了让那孩子可以存在久一点,你答应我吧~"


"......"


看出了对方已经开始犹豫,黑长直少女加大了说服力度"你的世界因为是决斗怪兽和人类世界两者融合,武力值的不平等加上没有相关的组织,你的世界很容易遇到灭世的危机,虽然至今都顺利渡过了,但每次都只要差一点就来不及了吧。"


"......妳想要什么?"


'赢了! '少女内心的小人握拳呐喊,但表面上还是一副笑咪咪的样子"是叫游戏吧,真的是超级可爱的孩子,灵魂也很漂亮,最重要的是他的呼唤我听的一清二楚呢!想想,你只要付出一个前救世主和一个已经结束使命的法老王,以后就多一个保障了。只要两个人,保障带回家喔"


"......"


"(星星眼)"


"唉~我同意了"


"真的!"


"我也不忍心那个孩子这样。"听到这句话,黑长直少女不知从哪掏出契约书和笔,塞进'黑魔导少女'手里"赶紧签一签,我好方便去找人。"


‘黑魔导少女'拿起递来的笔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连同契约书一起交还给对方


"他们就拜托你了"


”安心吧!"


--------------------------------小表登场--------------- ------------------------


 


当游戏结束今天的工作,准备休息时,却发现窗外有一名飘着的少女在敲自己的窗户。因为曾与法老王两心同体的缘故,游戏对这种不科学的事件接受度非常高。


虽然对方的身分不明,但游戏无法让一个女孩子就这么在外面穿冷风,所以还是放她进来了。


“想见法老王吗?”游戏听这句话便瞪大了眼睛看向说出这句话的少女。


“你是谁?是另一....亚图姆认识的人吗?"


“亚图姆...似乎是叫这个名字,但我不是来找他的,我是来见你-武藤游戏的,你想见他吗?"


“见我...为什么?"


听见游戏的疑问,少女伸出手指抵在游戏的胸口"因为我听到了你这里的呼喊阿,'想见他,想要见面,想要再和他说话',很少人的呼喊能让我听得这么清楚呢!我已经回答你的疑问了,换你了,想要见曾寄宿在你心中的法老王吗?”


游戏紧咬下唇,说不想是骗人的,但是亚图姆是冥界的人,生者和死者有绝对的界线,如果因为自己的任性而伤害到亚图姆的话....


将游戏的心声听的一清二楚的少女,在游戏不断烦恼时开口了"安心吧不会对法老王有任何影响的,某种程度上,要付出代价的只有你而已"


"真的吗?"


听到这句话的少女露出很奇怪的表情,像是听到什么没常识的问题一般"对拥有力量的吾等而言,谎言没有意义。"


"那...拜托你了,我...我想见另...想见亚图姆。"


游戏握住少女伸出的手,两人从房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冥系列的背景介紹

背景解说
 
  首先是核心:某次元等级大佬,喜欢换装,最长出现的样子是黑长直的少女,偶尔换发色瞳色。听的到其他世界的呼喊,但是要一定缘分才能听到。
  对能让自己听到声音的人都挺温柔了,为了实现他们的愿望会找世界意识交易,但是因为本身不是圣母+交易也要有筹码,所以就变成加入冥可以实现愿望但是没有转世了,一旦死亡就是化成世界的养分。

  冥:本身是为了方便在各世界处理扭曲的成员方便有个自我介绍的来源和交流而创立,后来因为世界意识都知道而且可以委托很方便就这么维持下来。

  扭曲: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存在却出现在这个世界,就像身体闯入异物一样世界会有排斥反应,如果不能顺利排除就会造成世界一部分扭曲,不赶紧处理会有大麻烦,一部分穿越者,其他世界的东西(例如火影的东西跑到猎人里),已被世界意识认同的存在不会造成扭曲。

  处理扭曲:各成员的处理方式不同,一些完全没战斗力的基本就是在自己的世界处理(例如棋魂的亮光,他们世界的扭曲会变成下棋,扭曲越强棋力越强),但是绝大多数都是以怪物的样子四处破坏,然后有战斗能力的成语就是直接战斗并破坏,有战斗能力成员会到其他世界清理。

  搭档:成为冥的一员后,虽然没有转世的机会了,但是获得了几近无限的生命和停留在巅峰的身体,但一个人的永生与诅咒无异,为了让成员的存在可以维持久一点,额外同意一个人作为搭档一起(就是我吃的cp)